2008年9月29日 星期一


星期五下班之後,


整座城市的公路便以一種便秘的病態,


堵住時間與空間,


像再也擠不出什麼的牙膏那樣,


那原本應該十分易得的清爽順暢,


此時顯得特別令人懷念。



我將車子一拐,離開高速公路後如同進入另一個時區,


真有一種穿越時空的科幻味道。


巷弄旁的景致以及氣味,與台北民生東路三段媽媽的家樓下十分雷同,


然而如今我們全家人都不住在那裡了。


空間的作用如同舊情人,他們或它們扮演著一種提醒的角色,


提醒你曾愛得好幸福,或者,伴隨某些感情而來的切膚之痛。






這一帶有我們常去的日本餐館,我環顧四周,企圖尋找當年我們搞曖昧的痕跡。


可惜,菜色變差了,價錢變貴了。


你不在了。


我落單了。




另一家叫做1957 的小酒館變成 Blackhole,多麼俗氣的名稱。


1957 到了夜深時,便會有一個走起路來有點殘障的老歌手伴著吉他唱些英文老歌,


如今距離 Blackhole 幾百步之遙便聽見庸俗的黑人流行曲。




星期五這一夜來到這一個老地方,我的寂寞比平時擁擠了許多。


早知道就不來了。

7 則留言:

  1. 你说的这个地方是在哪里啊?

    回覆刪除
  2. 比较喜欢嚣张的你骂人的你抖擞的你倔强的你......

    回覆刪除
  3. 当你习惯了寂寞,你就会慢慢的爱上它,一切都变得那么慵懒,提不起劲来

    回覆刪除
  4. 施宇,
    文中的場景我一點都不熟悉,但是一字一句間我好像看到了甚麼的. (後)現代版的"人面不知何處去 桃花依舊笑春風". 嗯,桃花也不在了.

    我覺得你這些"呢喃"式的文章都寫得很棒, 拿捏得很好,點到即止,再踏一步就稍嫌煽情了.

    讚.

    回覆刪除
  5. 呵呵!我和楼上那位有同感:)

    回覆刪除
  6. 很喜欢你写的文章,点到即止留下来的空间更美丽。

    谢谢你的分享。

    :)

    回覆刪除
  7. 啊呀
    大家將我的心情隨筆
    看成散文了
    我隨便寫寫而已
    沒有章法
    請各位不要想太多
    我看啊
    以後我情不好
    都不敢寫post了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