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12日 星期六

從上街那一天開始



《聲聲謾》刊登在5月5日的censored version 在:
http://opinions.sinchew-i.com/node/23794

此處刊登的是原文。





4月28日是我生平第一次走上街頭表達民願,而且,我很幸運。

我沒有遭到催淚彈和水炮的攻擊,也沒有被警察誤襲。

因此,我沒有流淚。

即便大家在馬路上高喊口號或高唱國歌時,我也沒有流淚。沒有落下一滴淚。

首相納吉在回應反對黨領袖安華受到催淚彈攻擊時提到個人看法——區區幾顆催淚彈,他就表情扭曲到好像被人毆打,最後還被送進醫院。

我認同首相所說,區區幾顆催淚彈而已。假如下次我有幸、不幸即被催淚彈或水炮攻擊,我也不必表現出在烽火戰場上逃命的樣子。我不哭,即便我被警員誤打,我也不應該哭呀哭得像哭倒長城的孟姜女一樣。正如我4月28日在馬路上喊出口號、唱出國歌,我和我身邊的同伴們並沒有大受感動而相擁而泣,我們不是在演戲,我們是在嚴肅地表達態度。

此時不是用淚水博取同情的時刻,更非假借煽情手段就可以達到目的的時候。此時已然來到緊要關頭,國家的民主長期以來開倒車,最後開到了懸崖邊,坐在車上的我光是哭喊或呼天搶地是沒有用的,左腦理智必須駕馭右腦的感性,我必須用實際行動懸崖勒馬,阻止車子往下掉。

於是我第一次加入其他先驅螻蟻,走上街頭野人獻曝,僅盼國家管理者能夠對症下藥。

其後我在facebook上表現得如同我在上街時一樣理智,我沒有被催淚彈催淚的照片,沒有被水炮洗禮的遭遇,所以我沒有必要好像日本一發生地震我就在大馬悲天憫人那般表現出痛不欲生的感同身受;我沒有陳述自己的皮膚被灼燒,我也沒有情緒化在狀態欄破口大罵或詛咒,以文字描寫錐心刺骨的心痛和悲傷當然可免則免——再也沒有任何在冷氣房裡敲出來的浮誇文字比得上我爭取民主的上街行動來得真實具體,那種感受紮紮實實如我身體內滾燙的熱血,它已經澎湃地把我推向了街頭,我還要繼續往前走,好讓民主離我近一點。

我記得4月28日當天,我很冷靜地穿上黃色T恤,泰然自若地走上街,爭取民主本來不就應該是這般稀鬆平常的一件事嗎?民主進程畢竟不若韓國偶像劇或台灣鄉土劇那般賺人熱淚,或極盡煽情之能事,爭取民主就像每天早上我去茶室點一杯咖啡和一客早餐那樣,是一種生存之必須。我要我的國家和我的生活一樣健康、正常、井然有序、循規蹈矩。

當然後來那些警民衝突、從天而降的催淚彈和四面八方襲來的水炮,我很幸運自己躲過一劫,然而,我很慶幸自己沒有把能量耗費在事後批判上,正如首相所言,一點催淚彈和水炮都受不了,成何體統?我相信,在邁向民主之路的進程中,汗水、淚水甚至是血水都是我應該且願意付出的代價,不必大聲嚷嚷、忸怩作態、生不如死。

我不再對我的國家動之以情。苦口婆心了50幾年,夠了!從上街那一天開始,我擺明態度,一切據理力爭!

1 則留言:

  1. 老实说,在709过后,我对马来西亚的政府已彻底死心了。所以,在428过后,我在面子书上发表了以下这段话:

    “我的眼泪已经在去年的709过后流干了,对于马来西亚的政府,我已经不知道要用什么字眼去形容,但我不会再浪费我的任何一滴眼泪。

    428过后的面子书,时刻都在上传那些尽显伤害,暴力,揭露真相的照片和文章,让我看了无比的厌烦。够了,真的够了!

    再悲愤、再痛心、再失望,生活还是要过。收起所有的不快,等待大选的到来,到了那个时候,再用手中的一票,狠狠地赏国阵政府大大的,重重的巴掌,就好。真的,这样就好。

    相信民主,善用手中神圣的一票吧。”

    真的,如你所说,不必再对这个国家动之以情,苦口婆心了50几年,真的够了!!!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