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1日 星期六

請你仔細聽清楚






陳文茜新書《只剩一個角落的繁華》開宗明義第一章就替失落的年輕一代抹去眼淚,《地球上青春的眼淚》的開場白是這樣的——他們並不想當時代的紀念碑,一點也不想。

然則,可能

其實,何止陳文茜筆下成長於90年代經濟泡沫前的世代是不幸的一代,生長於80年代的族群何曾享受過真正的繁華?全球經濟大蕭條對他們而言就像每天喝的白開水那樣淡而無味,尤其身為馬來西亞青年,眼看着比我們年輕的新加坡變成東南亞經濟的一哥,鄰國的泰國和印尼逐漸爬頭崛起為明日之星,馬來西亞卻不斷往歷史中倒退——除了貪污指數節節上升,其餘包括國家競爭力排名、大學學術排名、治安指數以及新聞自由程度全部往下跌,國內生產總值沒有太大的起色,馬來西亞的年輕人形同陳文茜書中失落的一代,“當他們踏出成長的起點時,卻已抵達了終點”,他們不僅可能成為時代的紀念碑,更有可能成為生不逢時,一出世“繁華的門關上了”的被犧牲掉的骨灰。

於是從“佔領華爾街”到“佔領吉隆坡獨立廣場”,年輕人所要撼動的是政府的良心, 廢除高等教育基金PTPTN集會”充其量是大學生借題發揮的小動作,於是乎廢除高等教育基金PTPTN集會議題是否失焦或可議並不那麼重要,運動的結果也不能拿來以成敗論英雄,千萬別輕忽大學生“一震之威,乃至於此”,這是大學生在吉隆坡獨立廣場展開社會運動的濫觴,它對國家往後民主進程的推動起着正面的骨牌效應。他們似是沉睡的小獅,一朝醒覺,不再被人指着鼻子說不能在校園談論政治就躲起吸強力膠、不能有校園學術自由就只好麻木地飆車,他們也許無法成為國家未來的棟樑,但他們絕對有能力推倒腐蝕國家棟樑的那些管理者。

大學生們選對了地方,那是一個綠草如茵的廣場,1957年8月31日我們的先輩在那裡插上第一支國旗,象徵擺脫英國人的殖民,以馬來西亞之名宣佈國家獨立。那不是一個讓情侶們牽手散步的地方,也不是讓一面國旗展示繽紛色彩的空泛場域,更不是讓政府三番兩次踐踏民意後趁每年國慶閱兵大典時才在那裡粉飾太平的舞台。

原本就沒有人有資格告訴我們不可以在那裡墊一個木箱子,反表自己對國家的期待。有本來就不應該有人警告我們不可以在那裡搭起帳篷,為了自己的理想而堅持與霸道的當權派周旋到底。大學生沒有佔領吉隆坡獨立廣場,那裡不正是一個屬於人民的廣場嗎?大學生只不過勇敢地回到屬於人民的地方,打算贖回自己被割喉的話語權!

就像當年站在吉隆坡獨立廣場的國父東姑阿督拉曼那樣,他提起勇氣告訴英國人,我們不要做乖乖聽話的被殖民,我們要你仔仔細細聽我的話——這是我的國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