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28日 星期六

霎時衝動




(刊於2012年2月號Citta Bella雜誌 )



我在曼谷遇見一位泰國話說得很好的美國人。

不,應該這麼說,泰國話說得好的洋人就像曼谷的嘟嘟車,滿街都是。這位美國人的泰國歌也唱得很好,搖滾公雞歌喉,他一開嗓你會以為是 Rod Stewart 或 Steve Tyler 在唱歌,絕對不是參加選秀節目那種業余材料。

他偶爾技癢會在酒館即興演出,因為酒館是他開的。

他說從前有一位年輕的音樂人某次到泰國旅游,聽見一首當地的民俗音樂,隨即著了魔一樣無法自拔,遂好玩地將自己唱得滾瓜爛熟的美國民謠點綴上那段泰國旋律,最後,他覺得東西文化crossover還不夠玩,要玩就玩得認真一點,他干脆移民到泰國,開了這家叫做Saxaphone的酒館。

酒館外牆上貼了一張告示牌,寫了幾個Jimi Hendrix等殿堂級搖滾名人的名字,大意是說這間酒館是因為這些搖滾靈魂而誕生的,看得我差點感動落淚——我讀懂一個美國人的鄉愁。

鄉愁就像小人對你扔石頭,有人見到石頭就閃,美國人則把小石子當作踮腳石,他因為喜歡上一首當地旋律,毅然決然離鄉背井,霎時衝動所作的決定,改變了他整個人生。

我身邊霎時衝動的例子不只一樁,從前我的一位女性友人在網路上認識了一名荷蘭打工仔,那小子對馬來西亞一知半解更談不上喜歡馬來西亞文化,可是他以愛之名不僅千里會佳人,第二次來馬遂決定在此定居,有情人終成眷屬。

我以為我的女友嫁給了一個被愛衝昏頭腦、失去理智的血氣方剛洋鬼子,沒想到兩人最後有子萬事足,最後還移民澳洲過著閑雲野鶴的日子。我潛意識裡的那個離婚魔咒,並未在他們身上靈驗。

“不要衝動,冷靜一點”,有些人把人生當成禪修,凡事退一步海闊天空;但不是每個人都適合同一套價值觀,我想這個世界上有很多諸如 Lady Gaga 或我遇見的美國人以及我的女性友人的荷蘭丈夫那樣的人,他們似乎不會把面對不可知未來的能力稱為冒險精神,在他們眼中那叫做以身試法、付諸行事!

以上這些人並不十分勇敢,反而我們可能必須檢討——是否太過低估人類重新交朋友、接受不同文化和融入另一個社會的能力?這就好比你墜機掉入一個荒島,你一定有辦法鑽木取火甚至茹毛飲血。

這是求生本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