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20日 星期五

一名窩囊廢之旅行的意義


(刊於2012年1月份Citta Bella)



            花三四千元讓屁股休息,我覺得不值!

            即便是高級航空公司的新波音,窄小空間於我而言就像豪宅裡的廁所!而且,我不認為飛機餐好吃,細數其中快感,頂多莫過於“在空中享用快餐”這份新鮮感而已。

換言之,買一張三四千元的機票去旅行,對我更大程度上的意義是——只有屁股得到享受!
            朋友對我百思不得其解,他們印像中大概很少人跟我一樣,是不喜歡旅行的。

我不是不喜歡旅行,而是不習慣出錢請自己去旅行。

追根究底,我是被寵壞了!我出國的次數寥寥可數,但大部分都是因公出差,順道旅游。

新加坡向來怕輸,好幾年前已經搶在亞洲之前,率先炒熱全城精品酒店熱潮,我應新加坡旅游局之邀,入住高級精品酒店,全程酒池肉林,全部公家付費。

通常旅游局安排的行程都算酒池肉林,非得把你當成天之驕子捧上天不可,我第一次去港澳也是澳門旅游局埋的單,趁報道澳門大三巴牌坊公務之便,順便登上太平山看夜景,同時給自己附贈艷遇。如此一石二鳥之舉屢試不爽,某次趁免費觀賞周傑倫台北演唱會之旅的便利,我在演唱會第一個音符響起之前,先回台北祖屋敘舊探親。

第一次的馬尼拉之旅則是一趟拍攝電視廣告之旅,想當然爾客戶對我們這些拍攝廣告片的幕後菁英不敢怠慢,安排我們住進全城最高級的六星級酒店,出入有專車和保鏢接送,拍片空檔還特地請來按摩師在現場替我們指壓,就怕我們勞心勞累,無處紓壓。

三番四次出國都不必自己掏錢,一旦想到要自費旅游就萬分不舍,這情形猶如王子有一天落難變成乞丐,委實也不甚習慣逼迫自己如老鼠般在街角覓食;寧可餓死算了——這是貴族血統DNA裡的尊嚴。

不過話又說回來,身邊諸多好友總愛在新戀情萌芽初期與愛人遠游,雙人漫游干柴烈火最有助於戀情狂燒。若本人有幸正值熱戀,我想,燃燒大把鈔票,與某人到國外雙飛雙宿,此時我是十分樂意推翻自己,為愛盲目。

可惜,世上獨一無二的悲哀莫過於花好幾千元飛到國外某秋風鐵道或某日落吊橋前面,當著絕世美景,驀然回首卻發現可以分享的唯獨自己的影子,真是落寞得縱然寫好遺書也不知道要寄給誰,當下不是干脆臥軌就是跳橋了唄!

            我承認自己是孬種,由始至終我仍舊舍不得花好幾千元把自己送到國外——失去人陪伴,旅行也就失落了意義。
         

1 則留言:

  1. 有人好好招待和自己去闯,也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经验。我本身是比较喜欢后者。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