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21日 星期日

誰才是真正可怕的老闆?


(此為未經星洲日報刪改的原文。事先聲明,我素來歡迎編輯刪改本人文字,貼出原文只為讓讀者比對其中差異性,炮火猛烈的原文只饗網路讀者喔!
還有,真的,大馬的朋友真的不必進戲院看這部片...)




這件事情你我談了好多年,就是大馬電檢局何時才能把電檢尺度放寬一點。你我每日向上帝禱告,無非希望電檢局的情緒化老毛病早日痊愈,未料禱 告尚未應驗,電檢局的病情硬是再惡化一點。

 《Horrible Bosses》是一部大牌雲集的電影,Jennifer Aniston演一個 熱衷非禮男下屬的女老闆,Kevin Spacey則是一個神經質又愛欺負員工的男上司,Colin Farrell最讓人跌破眼鏡,禿頭大肚的化妝技術幾可亂真,令人差點 認不出他的帥哥原貌。如此新鮮滿貫的組合,可想而知,觀眾多麼期待大明星 們在銀幕上擦出激烈火花,可惜,進到戲院才發現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 

《Horrible Bosses》影片裡老闆們的惡行縱使令人咬牙切齒,卻萬萬不 及大馬電檢局的卑鄙劣行。大馬電檢局更像一個沒有原則、情緒病至人格分裂 的重度精神病患,它拿著一把大剪刀,每隔5至10分鐘就向影片開刀,令人搞 不清楚大馬電檢局剪的是髒話或畫面,還是意識形態? 總之,我坐在戲院裡,每隔5至10分鐘就跳片一次,我從來沒有看過一 部被剪得如此頻密的商業片,它尚且不是色情與血腥暴力充斥的片子,它充其 量只是一部隱晦黑色的成人喜劇。

 《Horrible Bosses》被剪得傷痕累累,根本不成一部完整的片子,可是 它竟然獲批在院線上映。從電影院走出來,自己都不敢相信或確定,這叫不叫 做“看完”一部影片。內心最強烈的感覺僅剩下——電檢局和片商認為大馬觀眾 都是傻子,花錢買票看一場支離破碎的影片也不會吭聲?! 因此,我決定成為第一個發出不平之鳴的觀眾。

如果你尚未進戲院觀賞《Horrible Bosses》,請你就此打消念頭,這部影片像是一個被手法粗劣的整型醫師動過刀的人工美女,極不完整更不完美。 同時,我要控訴片商和戲院公映支離破碎電影的罪行,這等同於斂財!

花錢看 一部每5分鐘挨刀的影片,那種感覺猶如被惡棍騙了一次又一次,這就好比我們 每年繳了路稅,可是道路依舊坑坑洞洞、四處埋伏柏油補過(沒多久又破了) 的痕跡,令人不禁搖頭興嘆,而且心裡不得不萌生邪念——官商是否暗度陳 倉?商業牟利的背後,道德一點都不值錢,不負責任的片商才是最大既得利益者? 

英國作家王爾德說過:假如你聽到一段難聽的音樂,你有必要用大聲談 話的音量來蓋過它(If one hears bad music it is one's duty to drown it by one's conversation.),這篇文章於是敲鑼打鼓登高一呼,我們是時候重視自己的觀 影權力,請你把手上的一票——鈔票,花在其它地方吧!

4 則留言:

  1. 你应该有看过 “新科影后” 的《No String Attached》吧?其 “同曲同工版” 姐妹作《Friends With Benefits》(Mila Kunis + Justin Timberlake)就是基于 “剪太多” 而最终拍案 “放弃大马市场”(电影公司的官方说法是:尺度不符国情)。我觉得只有那些 “但求骗到票房” 的庸俗片商才会让这类 “践踏创作人心血” 的作品公映,相信若经导演核批,一定会作 “宁可不上大银幕” 的决定,因为 “真正知音” 还是会买正版光碟表支持。

    回覆刪除
  2. 方忠偉:
    我們可以看的片子越來越少,何時才能天降甘露?我已經好久沒有看歐洲藝術片了,內心飢渴、靈魂枯竭。

    回覆刪除
  3. 11月的《欧盟电影节》 “或” 可让你的灵魂 “久旱逢甘露” 噢~~~~【 via http://bit.ly/onxKhD 】
    说 “或” 乃因对GSC的 “选片水准” 始终不敢恭维。

    回覆刪除
  4. Hi, you mean GSC is the one responsibles for the EUFF(European Union Film Festive) movies? I was told that the movies were hand-picked by the respective embassies. The film which shown daily, in the International Screen of GSC was picked by GSC, this, I agree.

    Zawawi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