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30日 星期三

I Cheated Death (part 2)

 

830020-001


許多人問我,你在昏迷期間,有沒有看到白光或白光?

前者是 "一道" 白光(literally 的白光),後者為 "那位" 白光(死去的老藝人)。

事情並沒有那麼戲劇性,包括死亡,或死前。我們很容易把事情想得很戲劇性,應該這麼說,我根本想都想過我很可能就這麼"平淡地"死去;忍受不了病痛折磨最後跳樓吞藥,又或者自殺前先一一與好友們道別,如此戲劇性,才符合我那戲劇性的想法。

可惜,當事情發生前,一點徵兆都沒有;門前沒有突然出現一頭狗屍,窗台前也並無烏鴉淒厲的哀嚎,因此當診所醫生說我再不入院治療很可能死在家裡時,我甚至覺得他有點大驚小怪。本人久病成良醫,看吧, 終於要入院了,醫院用的還不是我平常就使用的類固醇加抗生素,這次不過是把事情搞大了而已。

我不太確定我的病情是否如診所醫生所說,嚴重得必須叫救護車馬上送院,不過,一切彷彿冥冥中有所安排,當 Marco 出現在我床邊時,我姑姑打電話給我了,而且我真的氣若游絲像快死去那樣說不到話,只好把手機交給 Marco。救護車來到時,好友Celine 以及長輩級好友葉寧也出現了。

這麼大的陣仗,把大家都嚇壞了,也把自己給嚇壞了。Marco 與 Celine 分頭趕去醫院會合,葉寧坐上救護車陪我,我在救護車伊伊喔喔的氣笛聲中告訴葉寧:"醫生說我會死掉?"

這個句子的最後是一個問號,我不曉得自己是真的害怕,抑或尋求答案,還是,我需要人家安慰。葉寧是一個外表很酷個性很嗆的長輩,我這輩子從沒被這個女人握過手,可是,這一次她卻握著我的手說沒事然後念念有詞不停地祈禱(她唸的是英文),她甚至以她一貫充滿權威的語氣,斥責問東問西問長問短的救護人員,"Don't ask, just drive!"

我覺得,她令我心情舒坦許多,她有一點像我媽…可見,我當時真是"準備好快昏迷了"。

我記得我應該是午後抵院,一直拖到半夜才"被推進去治療"。期間一直在抽血照 X 光要驗尿什麼的,來去的人醫護人員很多,有名護士還懷疑我中了愛滋病。我記得最後好像是沒法尿尿,醫生把我接管,抽取尿液。是的我還記得,有護士問我(應該是問我,還是問我的朋友)要脫衣服還是把衣服剪開,我記得我當時心想那是 Zara 這等中價牌子剪了不可惜,出院後可以再買。

那就剪吧!

為什麼換衣服要有"脫或剪" 的兩難(我猜是皮膚腐爛到黏住衣服了)?剪的過程如何(我想衣服離開糜爛的皮膚時,應該有撕裂般的痛楚吧)?然而,我一點都記不得了,即便事情已經過了好幾個月,我仍舊無法搜回任何記憶或印象。

我最後一個記憶點是 "那就剪吧",後來就是一連串忽明忽暗的夢境,我不十分肯定自己醒過來跟誰說過話,那些迷迷糊糊的情節,該是癡人說夢。

我感覺到我很快醒了,像睡了一覺,醒來時看到的還是一張嚴肅不帶太多笑容的臉,而且她還在不停為我祈禱。那是葉寧。她說:"你差點就這麼去了",她的語氣幽幽的,"我幫你訂了RM8,888 的配套。"

【走筆至此,我心情有些激動,想暫且擱筆。葉寧,倘若你有閱讀這篇blog,我想跟你說:對不起,謝謝你,其餘一切,

。】

5 則留言:

  1. 讀到此,我也激動。

    回覆刪除
  2. 小施,
    新年快樂、健康!

    回覆刪除
  3. 加愛:
    請你再邀請我進入你的部落格。
    我遺失了你的部落格。
    謝謝。

    回覆刪除
  4. 只有這種可以觸動到心的感動,才叫人畢生難忘,銘記一生。

    回覆刪除
  5. 有那么好朋友,夫复何求?羡煞旁人的我。:)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