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23日 星期日

Falling

(已刊登於9月號《方向》天主教雜誌)



“只剩下雅各一人。有一個人來和他摔跤,直到黎明。”——《創世紀32章24節》

            小到大,你我一直被人耳提面命,做人一定要成功。坊間一堆成功人士的自傳書籍告訴你,讀我的書你就可以跟我一樣的成功。只有成功人士有資格教育別人,如何把自己變成一名成功人士。

            世俗的價告訴你,成功以後你可以坐擁大豪宅,卻沒有人告訴你一個人站在高處的孤單,實際上比寂寞更可怕。成功是可以擁有世上最名貴的跑車,然而沒有人告訴你大道限速110km,擁有一輛無用武之地的跑車等於穿了一件國王的新衣。很多人教導你在短時間致富可以令一個人風光,沒有人告訴你花錢在窮人身上是一項明智的人生投資。

            大部份時候,當你看到揮汗如雨的建築工人時,你忘了告訴小孩,萬丈高樓都是他們蓋起來的,你只會迫不及待地跟孩子們,將來你不要去當建築工人;你何曾教育孩子如何欣賞梵谷的畫作,你恐怕比較擔心立志當畫家的孩子將來會餓死。車房仔是沒有唸過書的人做的工作,你要做開車的人,不要去做修車的人。

            於是,我們不敢也最好不要經歷失敗,我們只管一股腦兒地追求成功,反正往最多人簇擁而走的那個方向去,準沒錯。


            你心裡時時刻刻記著許許多多人跟你分享過的,成功的果實多麼鮮美多汁,你每日都在望梅止渴或者海市蜃樓,得到果實的那一天就叫做美夢成真。鮮少有人敢大言不慚地教導你,如何“享受”失敗的人生 。


            失敗的人生幾乎等同於做一個平凡的家庭主婦、平凡的秘書、平凡的義工,“平凡”雖算不上是一個失敗的詞兒可是它的定義已經是失敗的,有誰敢在小學作文寫下“我長大之後要當一個快樂平凡的侍應生”?有多少個老師會對這樣的小朋友刮目相看?


            有誰敢真實地告訴小孩,你沒錯,當一個餐廳老闆和當一個侍應生的人生是平等的,生而為人的價值與快樂不一定會往餐廳老闆的那一邊傾斜。

我和許多人一樣, 我的大腦裝載了無數的“成功價值”,小腦也裝了一定數量的“成功秘技”,當健康毀壞了、名氣退去了、工作不見了、朋友結婚去了、愛人跟人走了,在這人生中最挫敗的時刻,我的腦袋裡除了成功還是成功,每日想的只有一件事——看老子如何東山再起!

我一夜之間垮台,此時發現書到用時方恨少,原來沒有人教過我如何看待或應付失敗,所以一旦失敗便潰不成軍,完全不懂得享受低潮時浪花與岸石調情的把戲

虔誠信教的人告訴你,失敗是神給你的祝福。所以我拼了老命對神禱告,以為神總會把我從失敗的深淵中救出。我期望隨手一翻,《聖經》中的每一個篇章都會像墊腳石一樣,為我搭一座橋,接我到成功的彼岸。

可是啊可是,當我上多了教堂,做多了彌撒,讀多了神的話語,我才發現每當我向神祈求一個相貌堂堂的愛人,祂給我的竟只是一個長相平庸的伴侶,為什麼往往我們對神祈求自己想要的,神卻執意給你祂認為對你最好的?!

我在人生最潦倒的時刻,翻閱到《荒漠甘泉》書中一文,那一章講述雅各的故事。那時神化作“那人”來和雅各摔跤,雅各一直以為自己會勝利,然而一直到黎明來臨之前,那人(神)終究是在雅各大腿窩摸了一把,雅各的大腿就瘸了。

雅各重重地摔倒,倒在神的雙臂之中。

《荒漠甘泉》說,每個人在領受神的超然能力之前,都必須先付出代價, 對神完全順服,才能得到神的祝福。如同雅各在與神角力的過程中,自己的智慧與能力都死了,他才認識到自己的軟弱,於是他唯有在自己倒下的那一刻,緊緊抓住神的雙臂不放。       
太陽升起,雅各準備前行的時候,他已經成了一個疲弱殘廢的人,不過,此時他終於聽見神對他的祝福:“你的名不要再叫雅各,要叫以色列;因為你與上帝與人較力,都得了勝。”
我不斷向神祈求,讓我重新站起來,然而,神給我的豈止是我一直想要的?祂給我的是比我自己想象中更美好的祝福——我的跌宕還不夠低,祂要我在人生最低潮的時候,緊緊地抓住祂不放,回到祂慈愛的懷抱中。
祂說,“我如鷹將你們背在翅膀上,帶來歸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