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30日 星期六

單身男女深情幾許?

(原載星洲日報)


NewImage


香港電影《單身男女》是名導演拍出來的平庸戲劇,幕後有名的還不只導演杜琪峰一人,韋家輝更是劇本推手,兩人合作過響噹噹的電影作品《孤男寡女》及《瘦身男女》,雙劍合璧可謂擦亮金字招牌,然而此番再次攜手合作,竟然爆發《單身男女》抄襲坎城得獎澳洲獨立短片《Signs》的疑雲。

姑不論兩人前作《孤男寡女》及《瘦身男女》是否上乘佳作,我們暫且往事不要重提,作爲對《單身男女》以示公平。關於新作《單身男女》抄襲短片《Signs》的嫌疑,則邏輯上相當逞強,中國投資方手握白花花的銀子,大可向澳洲購買《Signs》版權。

就事論事,平心而論,指涉《單身男女》抄襲《Signs》兩座辦公大樓兩名男女隔着玻璃窗互寫紙牌傳情的戲碼,未免侮辱了獨立短片的創意與風格。《單身男女》或許爲了討好中國觀衆,在知名演員古天樂和吳彥祖中間擺了一個名不見經傳的高圓圓,還把酒鬼吳彥祖打扮成乞丐,似是爲了勾引中國觀衆對於犀利哥的印象。




男女之間驚鴻一瞥即愛上對方,而後三年是雙方不見的空窗期,重逢後吳彥祖就親自下廚煮了一道青口以饗老情人高圓圓:“那餐廳去年結業了,我在想,如果我們有機會再見,便再也吃不到那個味道了。所以,我便自己學做,失敗了很多次,終於做到這個味道。沒想到,真的有機會做給你吃。”

三年,一句話,毫無畫面,缺乏鋪陳,這比《一千零一夜》童話故事還要懶惰。三年內吳彥祖怎麼學做法式青口,我們不得而知,這就好比三年後吳彥祖從酒鬼蛻變爲重新振作的建築師一樣,沒有轉折,無須交代,像把曽志偉的身體photoshop貼上劉德華的臉蛋那般,移花接木的技術粗糙可議!

科幻動作片起碼有特效或武功神乎其技地引人入勝,小品愛情電影要拍得膾炙人口,唯一法寶就是必須深情,《單身男女》兩者都缺席。高圓圓和古天樂隔着玻璃大樓互貼紙條,兩人便愛得分不開,尤其古天樂飾演對女性大胸脯毫無招架能力的花花公子,高圓圓身爲大都會國際金融機構的女上班族,不知爲何愛他愛得欲罷不能眼淚鼻涕直流,只差沒有驚天地泣鬼神的雷電特效;實情是,電影從頭到尾只說明兩人因爲互貼紙條傳情就能在三年空窗期之後“非卿莫娶、非君不嫁”了,男的貧嘴、女的可愛便值得相愛,如此簡化愛情,使得《單身男女》對於愛情的詮釋猶如易開罐汽水,而且是開了很久,漏了氣、走了味兒的。

《單身男女》不符合情理的無厘頭劇情俯拾皆是,例如高圓圓的祖母瘋瘋癲癲何需理由,一切理所當然;林雪飾演的娘娘腔上司對高圓圓情同父女何需理由,兩人關係沒有着墨亦顯得理所當然;最無厘頭是此片製作人拉大隊到蘇州拍攝,只用一句話 “蘇州近幾年改變真大”對蘇州一筆勾銷,你只看見兩棟摩天大樓,這便是電影對於蘇州的全部印象——蘇州的出現何需理由,一切的模糊扼要,都顯得理所當然!

也許吧!《單身男女》就好比兩個不解風情的男人(杜琪峰、韋家輝)試着對心愛女人(觀衆)說情話,然而,《單身男女》連“如果上天能夠給我一個再來一次的機會,我會對那個女孩子說三個字——我愛你。如果非要在這份愛情上加上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 這樣令人印象深刻的對白都沒有,2小時又2分鐘的電影形同一場太過冗長的約會,留在腦海裏的都是無謂的身影,而非深情。

理所當然,《單身男女》不是愛情電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