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4日 星期一

我們原本可以幸福的




當心愛的人離你而去,你想留下關於他的一些什麼,以資紀念?他的照片,好讓你記得那張笑臉背後快樂的瞬間;他的錄音,他的笑聲總讓你覺得這個世界充滿歡樂;他的錄影存檔,你要在往後的每一天繼續看他在鏡頭前和你對話,尤其那一句 “我愛你”。

直到有一天你恍然大悟,如此大費周章卻留不下快樂,你最不想要的那個竟隨著他的離去而毫不費吹灰之力地永遠留在你心上了——那份傷痛。


John Cameron Mitchell 在前一部電影《Shortbus》自導自演出奇異核突性愛場景和觀點,這一波可觀的淫聲浪語,終究為他贏得國際影壇一種注目。當你正以為影圈從此奠定了一位旗艦版淫娃同志,他一個轉身馬上拷貝Madonna的從良之路,他姿勢兼修養尚且比那老娘還要優雅內斂許多。

John Cameron Mitchell 的《Rabbit Hole》,鏡頭改為四平八穩切割呈現,畫面冷靜得像大學教授家裡的客廳,那是一個凡事都能靠頭腦解決的家庭生活;《Rabbit Hole》主要是Becca(Nicole Kidman飾)和Howie(Aaron Eckhart飾)這對白領夫妻的故事,有一天他們四歲的兒子追逐家裡的小狗追到路上,一個青少年開著車子不偏不倚撞上了你以為是小狗嗎?當然不是的,死了的是孩子。

電影交代孩子死了之後,這對夫妻的每一日。丈夫Howie 試圖留下關於孩子的一切,幾年過去了他的手機裡還留著孩子的視頻片段,車裡孩子的嬰兒座位也還未移走;Becca的作法和丈夫迥異,她把狗狗送走,也把冰箱上孩子的照片拿走,她還打算把房子賣掉。

Becca是那種在互助團體聽到其他同病相憐夫妻說出 “我相信孩子蒙主寵召在天堂當起天使了” 這類話便要抓狂的,“上帝是神,祂既然需要天使何不自己再造一個” 真像是會從她口中說出來的話,另外她還堅強到有辦法原諒那個撞死他孩子的青少年,兩人在長凳上聊了幾個下午,最終變成朋友。

有些人在互助團體呆了8年還在治療喪子之痛, Howie即是這類人,他在老婆退出互助團體之後,差一點就跟那位參加了互助團體8年了的女士發生外遇。

《Rabbit Hole》裡的夫妻各以不同的途徑很努力地嘗試開展新生活,兩個彼此深愛的人在邁向新生活的道路上,時而重疊但更多時候卻是背道而馳。Becca 把自己慎重打扮一番,她到舊公司拜訪舊同事以期重操舊業,沒想到大部分人已經離職升遷,她發現被困在原地兜圈子的只有她自己。Howie也一樣,他想在同病相憐的婦人身上找尋慰藉,可是他從那婦人乞求的眼神中發現,自己怎可能從一個渴望救贖的人身上得到救贖?

《Rabbit Hole》其實是撞死人的青少年送給Becca的一本自創手繪漫畫,說的是平行宇宙的故事,也就是有人相信一個事件不同的過程或不同的決定,會在不同的平行宇宙中進行著不同的後續發展,亦即就在此時在另幾個宇宙有著許許多多的不同的Becca和Howie和他們的四歲兒子,在某個宇宙中四歲兒子幸運的被救活了或正巧避過了車禍,又或者另一個宇宙中Becca和Howie一家人正幸福快樂地生活著。

電影的最後來到某個靜謐的午後,那是這部電影最關鍵的場景——夫妻倆決定打開心房邀請鄰居和親人來家裡野餐,他們想像著大人小孩打成一片的熱鬧畫面,大家可能會閒話家常然後假裝不經意地聊到已經死去的孩子,而夫妻倆一致認為自己也會很有心理准備地宣布陰影散去新生活即將展開然後...然後送走了客人之後呢?

夕陽無限好,恩愛的夫妻手牽手坐在黃昏的院子裡。草木皆息,天地安詳得連寂寞的聲音也聽得見!宛若身體某一處針刺一樣時而嚴重偶爾輕微的叫喊,來了又去、去了又來,漸漸的你也就習慣了那份傷痛。

感到慶幸——至少還有傷痛留在身邊。

4 則留言:

  1. 做为一个妈妈,我可以理解那一份痛。

    你好久没张贴新文章了,最近好吗?

    回覆刪除
  2. 做为一个妈妈,我可以理解那一份痛。

    你好久没张贴新文章了,最近好吗?pc

    回覆刪除
  3.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