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24日 星期五

夢一場

 

朋友驅車從吉隆坡往八打靈的方向,

在聯邦大道看到我的人頭像高高掛在高速公路上的廣告看板上,

遂發了簡訊來鼓勵我。

 

我不曉得你看到我了嗎?

我們這么多年沒見面了。

從前你自車內收音機聽見我說中文,

還會打電話話來確認那是不是我。

在報章上看到我的英文名字,

也會詢問我是不是上了英文報。

 

以前,

你多么留意我的一舉一動;

而今呢?

你還記得我嗎?

如果你米看到廣告看板上熟悉的臉龐,

你會想到什么?我?還是我們?

 

 

徐志摩寫的:“你記得也好,最好你忘掉,”

病,令我這些年荒老了許多,

荒老得不在乎任何曾經關于你的浪漫想法,

那是很可怕的事情,

連寶貴記憶都可以嗤之以鼻,

我一心追求的是荒老到了盡頭是什么?

是不是不痛沒折磨無慮地躺著,

進入不急于找尋或根本不必有出口的,

一場夢。

2 則留言:

  1. 我也看到了,这个星期二下午去着shah alam press check 的时候,好大好长的banner,先声夺人到~~~~~只有federal highway有吗?town好像没看到耶.....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