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4日 星期二

我喜歡濫情的你

 

什麼時候開始,淚水變成不是絕對的必然。



你說我們還是做朋友比較好;

你沒親自說再見而是把我家鑰匙留在信箱裡面;

你決定為了他與我分手;

我愛的你在我面前說起你愛的他;

多年之後你懺悔自己根本不曾真的愛我;

多年後聽說你還沒跟他分手;

等等等等,

絲毫不催淚。

 

 

當年紀來到青春與淚水等同奢侈的時候,

我竟份外懷念起小時候動不動就哭,

那時流淚壓根兒沒有擔心用完的惆悵。

 

 

年紀真的大了,

唯有借助很強劑量的濫情畫面,

在別人的故事裡,

才哭得出來。

 

例如看A 片才有辦法勃起,

吞安眠藥才有辦法入睡,

原本應該自然發生的事,

怎麼最後都再也無法自然地發生了呢?

3 則留言:

  1. 昨晚是个不错的晚上.看到你,感觉好好.我们都学会倾听别人的情绪.

    回覆刪除
  2. 我决定。。。以后若再有人问我为什么那么爱看“家好月圆”和“American Idol”我就叫他看你这文章。。。要催泪,不只有风油啊。

    回覆刪除
  3. hi, 1st time here...
    like ur post, quite meaningful...

    回覆刪除